天易娱乐登录注册-去了一场“假”瑞典拉力赛,“缩水”背后更是艰难抉择

天易娱乐登录注册-去了一场“假”瑞典拉力赛,“缩水”背后更是艰难抉择

文/QIAN JUN MOTORSPORT MEDIA 发自瑞典托什比

图/钱俊、现代赛车运动

位于瑞典中西部的韦姆兰省,与赛车运动有着不解之缘。自1950年起就举办“瑞典(国际)拉力赛”,还拥有跨界拉力赛(Rallycross)胜地——霍耶斯竞技场(Höljesbanan)。

一转眼七十载已过,维修区如今位于托什比(Torsby)的经典已是WRC世界拉力锦标赛赛历中所剩的唯一冰雪拉力赛。在原本值得好好庆祝的年份,这届赛事遇到了些波折……

从照片看,真以为是夏季的WRC芬兰拉力赛

“我不是来到芬兰拉力赛吧?”

一个小常识,前往瑞典拉力赛总部托什比,最方便的落地机场并不是斯德哥尔摩,而是“隔壁”挪威的首都奥斯陆。

本届赛事多亏“邻居”挪威的雪帮忙,否则就麻烦了

今年,这一路开往托什比的百公里(E16),本应是白雪皑皑的公路则反常之绿。

我的西班牙摄影师朋友,拍过近20次瑞典拉力赛的Jordi Rierola直言:“我们这是去芬兰千湖拉力赛!”其实,早在揭幕战蒙特卡洛期间,有关瑞典“缺雪如春,办赛成疑”的流言就满天飞。按瑞典国家气象及水文研究院所发布的数据,比赛地的今年一月平均温度比常年高出10度有余。

在WRC推广方和当地主办者的“挤牙膏”式的协商后,赛事多管齐下找到临时方案——首先取消了老爷车拉力赛,其次牺牲比赛里程——从原本的301.26公里(18个赛段)缩水至148.55公里(9个赛段),传奇的科林坡(Colin’s Crest)都遗憾缺席赛事70年庆典。

最终致使挪威境内的赛段超过赛程的65%。有趣的是,作为第二和第六赛段的Finnskogens曾是2007/2009年WRC挪威拉力赛的组成部分。一句评论令人忍俊不禁:“挪威暖中送雪,瑞典感恩不尽。”

能看到白雪今年都是幸福!

翻看瑞典拉力赛的历史,70年只办了68届(应71届),除1974年因石油危机被取消,2009年因FIA赛历轮换缺席外,1990年则因暖冬直接取消。进入21世纪,随着全球气候变暖与日俱增,对赛事的正常举办产生了障碍——2005年诸多赛段因温度过高,冰雪融化后变得泥泞不堪;2016年则因“高温”总计取消9个赛段。

很多人会有这个疑惑:“北欧的瑞典有不少地方确保有雪,换个地方不就行?”实践中并没那么容易……首先,赛事起源在韦姆兰省和其最大城市卡尔斯塔德。这是赛事DNA的一部分。另外,韦姆兰政府心甘情愿每年埋单,其他省似乎是没这个意愿的。

事实上,WRC决定瑞典站继续的背后是种无奈。若取消, 将成为四个月以来第三个取消的赛事(澳大利亚的山林大火、智利的政局动荡),这对正处复兴期的世锦赛将产生极大的负面影响。

其次,历年来比赛周的观赛人流给韦姆兰省创造不错的经济效应。就笔者今年在多个赛段的观察,人群稀稀拉拉,连醉酒的兄弟都难寻踪迹。据了解,很多车迷在赛事确定缩水后,决定取消这趟并不便宜的行程(按欧洲车迷的说法,瑞典的观赛成本是WRC欧洲分站中最高的)。

让·托德(右)和FIA拉力总监伊芙·马顿(左)面对国际记者采访

如此不利的形势下办赛,国际汽联主席让·托德也以亲自到访,来全力支持WRC和瑞典方面的努力。在小范围的国际媒体群访中,法国人表示:“显然,我们正面对全球气候变暖的影响。这样的非全雪地赛事是第一次,也将是最后一次。我们和瑞典拉力赛组织者正紧密交流来解决今年出现的一些问题。我可以保证这项赛事明年会继续进行。”

或许,这场“假”WRC瑞典拉力赛,最不介意的就是即将迎来WRC生涯第二胜的丰田车手埃尔芬·埃文斯,这也将是不列颠人首度征服瑞典。

Add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